RSS | 網站地圖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主頁 > 歷史秘聞 > >與秦基偉斗酒后自稱“不和你見識”的元帥

  • 與秦基偉斗酒后自稱“不和你見識”的元帥
  • 2014-04-03 12:51 未知 槍炮世界
  •   核心提示:據記載,當時陳毅雖然用了不少“戰術動作”,但最后還是堅持不住,連叫暫停,對秦基偉嚷道:“算嘍算嘍,秦基偉,我不跟你一般見識啰。喝酒你是喝不過我的,但是我不能眼看你犯錯誤,你不能再喝就算了,別放屁裝在竹竿里——充棍嘍。”

      陳毅是十大元帥中唯一一位沒有參加過長征的元帥,他精詩文,好體育,愛美食,會抽煙,曾一度被人譽為詩人、外交家。這位外交家元帥也能喝酒,史冊中亦留下了眾多關于陳大帥喝酒的奇聞趣事。

      抗戰時期,陳毅曾率新四軍進入茅山。當時部隊給養十分困難,醫藥尤其缺少,陳毅對此憂心忡忡。一次,他聽說鎮江城里“蘄藥仙診所”主人因世道離亂避進茅山大茅峰的九福宮,便費盡周折找到了蘄藥仙。蘄藥仙有三好:好酒、好棋、好詩,他見到陳毅,便興致勃勃地對身邊的小道士說:“今日幸會陳將軍,心情倍佳,快去拿酒來。”稍后,蘄藥仙看著陳毅,吟出一句:“藥能治假病。”陳毅哈哈一笑,回之曰:“酒不解真愁。”兩人隨后又對弈一盤。最終,蘄藥仙拿出自己采集到的全部藥材送給陳毅,并將九福宮作為新四軍江南指揮部的總醫院。

      雙十協定簽字后,針對美蔣代表的陰險圖謀,華東解放區派出參加徐州、濟南、淮陰等調處執行小組的代表與其進行針鋒相對的斗爭。陳毅也曾親自出馬,先后赴濟南、徐州與國民黨高級將領王耀武、顧祝同等進行了談判。據記載,在談判期間王耀武為陳毅舉行的宴會上,陳毅談笑風生,他對善意有禮貌的敬酒都豪爽地對飲并回敬,體現了他在宴會后同我方參加宴會的同志所說的“參加這個宴會,喝酒也是政治,不能示弱”這一精神。

      眾人皆知陳老總的喜好,因此便時常請其喝酒。1948年10月鄭州解放后時任鄭州警備司令部司令員的秦基偉就曾請陳毅喝酒吃羊肉,當時兩人是酒足飯飽,然秦基偉卻因不在崗位被鄧小平記以處分;1962年9月9日空軍用地對空導彈擊落美制U-2高空偵察機后,周恩來請陳毅等人喝茅臺酒,陳毅又不顧夫人張茜的勸阻,喝了個痛快;甚至于1964年初春陳毅隨同周恩來訪問亞非14國歸來途經昆明時,他還要同時任昆明軍區司令員兼中共云南省委書記處書記的秦基偉斗酒,請周恩來做裁判。據記載,當時陳毅雖然用了不少“戰術動作”,但最后還是堅持不住,連叫暫停,對秦基偉嚷道:“算嘍算嘍,秦基偉,我不跟你一般見識啰。喝酒你是喝不過我的,但是我不能眼看你犯錯誤,你不能再喝就算了,別放屁裝在竹竿里——充棍嘍。”

      晚年的陳毅因病不能喝酒,但“九·一三”事件后他卻不顧自己“消化不好,一喝酒就鬧肚子痛”的客觀情況,以及做手術后醫生禁止喝酒的囑咐,主動提議與客人飲酒,并將半杯酒一飲而盡。種種舉動,讓人們看到了一個爽快、灑脫,至情、至性,又不缺幽默的陳毅元帥。

      相關閱讀:陳毅秘書:“毛澤東說陳毅是個好同志”是善意謠言(龍門陣)

      核心提示:據當年陳毅的秘書杜易說:“他怎么能再編造這么一條‘語錄’作為擋箭牌呢!如果編這么一條語錄,豈不是又要罪上加罪!我認為,當時流傳這個故事,是正直的人們肯定陳毅是一位好同志,為陳毅挨批抱不平,希望毛主席出面保護陳毅,為陳毅說句公道話。”

      “打語錄仗”,是“文化大革命”中獨具特色、也是“史無前例”的現象。“文革”時期的中國,幾乎人人都會以“毛主席語錄”作為“克敵制勝”的法寶來保護自己,壓服對方。因為毛主席的話是“最高指示”,誰敢不服從,就等于是“抗旨”。只要能說出一段對自己有利的“最高指示”,就等于是在兩軍對陣中搶占了“政治制高點”。

      由于“毛主席語錄”已經滲透到生活的諸多細節中,小孩們耳濡目染也會背許多段,在挨家長打的時候,便會無師自通地喊出“要文斗不要武斗!”這種似是而非的語錄口號,而家長們也多半會因受到這一“最高指示”的制約,忍氣住手,不敢再打——除非能想出新的理由而且同樣以一段“毛主席語錄”來給自己撐腰。

      最缺少文化的農民,也學會了用“毛主席語錄”與人爭論。著名作家陳白塵《牛棚日記》一書中記載了這樣一件事:在“五七干校”時,一次有公社鴨群進入中國作協連隊的地盤內,干校的人去制止,卻遭到放鴨農民義正辭嚴的反擊,“牧鴨人蠻橫甚,說土地是國家的,誰都可以放牧;你們是來向貧下中農學習的,打擊貧下中農等于打擊革命云云”。陳白塵嘆道:“毛澤東思想誰都可以用來作自衛武器,可笑之至。”那位農民所運用的“毛主席語錄”,出自毛澤東《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原話是:“沒有貧農,便沒有革命。若否認他們,便是否認革命。若打擊他們,便是打擊革命。”這段“語錄”在“文革”初期曾由官方媒體反復廣播、刊登,在農村則到處都寫在墻上、石碑上,每當開會(不論是學習會還是批判會)前都必定要讀上幾遍,即使不讀書的農民也耳熟能詳了。

      當時在兩派辯論或爭吵中,還有用“毛主席語錄”來罵人的。比如,若要想罵對方“不要臉”,就可以引用這段“語錄”:“只有不要臉的人們才說得出不要臉的話,頑固派有什么資格站在我們面前哼一聲呢?”(這段“語錄”出自毛澤東《團結一切抗日力量,反對反共頑固派》)還有一句常被用來辱罵對方的“語錄” 是:“死皮賴臉,亂吹一頓,不識人間有羞恥事。”(出自同一篇文章,原也是罵反共頑固派的,其前邊幾句是“……借統一之名,行專制之實,掛了統一的羊頭,賣他們的一黨專制的狗肉”,接下來才是“死皮賴臉……”這幾句)那時,毛澤東的《念奴嬌·鳥兒問答》詞還沒有公開發表,要不然,那首詞中的“不須放屁”肯定會成為兩派辯論或爭吵中使用率極高的“語錄”。

      “打語錄仗”之風,居然還影響到了七十多歲的歷史學家顧頡剛,顧老先生從來不大過問政治,歷次政治運動中常常跟不上形勢,在“文化大革命”中竟也受周圍環境影響而學會了以“毛主席語錄”為武器。1967年,他已被打成“反動學術權威”、“反革命”、“反共老手”,但在群眾組織卷入派性斗爭,對他疏于看管時,他又忍不住舊習復發,閱讀古籍,并將所想到的古史問題記入筆記。他的老伴怕他又因此獲罪,進行制止,他則以“毛主席語錄”“抓革命,促生產……” 來作抵擋。一年后,顧頡剛又被迫作檢討,檢討中承認自己這個做法是“打著紅旗反紅旗”。

相關閱讀

腾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