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 網站地圖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主頁 > 軍事歷史 > >薩達姆和卡扎菲的相似之處

  •   從薩達姆到卡扎菲—歷史真是驚人地相似

      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不得不承認,這句老生常談,經常被老先生搖頭晃腦說來的話,真是一句特別牛B的話。這不,利比亞正在發生的事,就和剛剛過去的歷史特別相似。人們感到,當年在伊拉克、薩達姆身上發生的事,正在利比亞、卡扎菲身上重演。

      發生在二十一世紀頭十年的兩場人民起來反抗暴君,爭取民主自由的斗爭確實有很多相似之處。這兩位暴君,一位號稱“巴比倫雄獅”,曾創造過獲得100%選票的人間奇跡,面對庫爾德和巴士拉反動派殺起人來毫不手軟;一位號稱“非洲雄獅”(怎么雄獅怎么多),從來沒有搞過選舉,自稱秘書卻有800億身家,槍殺1200囚犯眼睛都不眨,在電視上公開絞死和平示威的大學生。就連他倆的子女,也相似的出奇,雖然兄弟姐妹眾所,享有大名的卻都是兩個,薩達姆的是烏代、庫賽,卡扎菲的是默罕默德、賽義夫。

      這兩位暴君還有兩位優秀的吹鼓手,撒起謊來眼睛都不眨,臉皮一點都不變色。一位是伊拉克的新聞部長薩哈夫,明明美英聯軍都打到家門口了,還在電視上說巴格達固若金湯,一個美國士兵也進不來;另一位是利比亞新聞發言人易卜拉欣,剛說完政府軍牢牢控制的黎波里,轉眼電視大樓四周就響起了反對派的槍聲,剛發布完新聞的地方馬上就歸反動派了。當年希特勒有戈培爾,現在薩達姆有薩哈夫,卡扎菲有易卜拉欣,為什么暴君手下都會有謊言大師呢?這真是一個問題。估計是說點真話的人早被他們殺光了,只有說謊,才能生存。說謊說到最后,不僅說的人,就是聽的人,都以為是真的了,真以為自己是雄獅,其實只是狗熊。

      更叫絕的是,在這兩場大戲演出過程中,遠在千里之外的某國CCTV,也加入到劇組之中,客串了一把,在戰爭的血腥和殘酷之外平添了許多笑料和滑稽,成為人們茶余飯后的談資。

      CCTV的御用專家張召忠,在這兩場戰爭中露臉不少,知名度大增,儼然已經登上口頭作戰、紙上談兵第一寶座。在伊戰剛開始,張專家端出一副飽讀兵書、熟知戰策的樣子,大膽斷言美軍將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薩達姆在“誘敵深入”,“伊拉克軍隊將以頑強防御予美軍重創”;當美軍進攻的時候,張專家又自言自語地問A-10呢?進攻怎么能沒有A-10呢?美軍逼近巴格達時,張教授表示,“伊拉克的共和國衛隊一定會在巴格達外圍與美軍決戰”;美軍輕易占領巴格達時,他又認為“這是薩達姆在上演‘空城計’,伊拉克軍隊化整為零,將在居民區和美軍展開游擊戰,而美軍也將淹沒在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當美軍很快兵臨巴格達城下的時候,他認為美國將面對一場艱苦的巷戰,傷亡將大于越戰;當美軍輕松拿下巴格達的時候,他又認為薩達姆的精銳部隊撤退到了其家鄉提克里特,那里將發生最后的決戰;當提克里特不戰而降的時候,他又猜測薩達姆的共和國衛隊一定躲藏到了地下掩體中。最后張召忠終于陷入了無可奈何的恨鐵不成鋼情緒中:“我真不明白伊拉克人為什么不炸橋梁?不焚燒油田?幾枚炸彈,幾根火柴就可以完成的。他們也太懶惰了。”激憤之情溢于言表,看架勢,馬上就要下山直接參加戰斗似的。

      到了利比亞戰事,張教授又來了,寶刀不老,重作馮婦,又把他在伊拉克戰爭中用過的法寶提溜出來,在進行所謂的“巷戰”、“飛毛腿”、“火燒油田”、“化學戰”等“專業”的分析之后,信誓旦旦地說:可以肯定的是,齋月結束時,利比亞戰爭不會結束!

      可惜,沒人給他面子。齋月還沒到,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就被反對派拿下,卡扎菲眾叛親離,分崩離析,大兒子投降,二二子被俘,衛隊投降。這讓名揚天下的張教授情何以堪?

      不過,雖然CCTVA和張教授沒有救得了薩達姆和卡扎菲的命,但也為他們培養了不少粉絲,不少叭兒狗。他們對薩達姆、卡扎菲,真是忠心耿耿,赤膽忠心,比親兒子還孝順。當年看到薩達姆上了絞架,比死了親爹還要悲傷;現在的黎波里也淪陷了,卡扎菲生死不明,這些孝子賢孫心如刀割啊,心里高呼:“你在哪里啊?你在哪里?卡扎菲爹爹啊!”他們一起高唱起費玉清的成名曲《千里之外》——我送你離開,千里之外。

      在千里之外的中國有這么多孝子賢孫,人活到這個份上,沒白過,值了。

      說歷史是相似而不是相同,是因為總有差異存在。當年薩達姆被人像狗一樣從狗洞里揪出,像牲口一樣張開嘴讓美國大兵檢查。現在卡扎菲下落不明,有傳被衛兵打死,有說被北約抓獲,但恐怕不會像薩達姆那樣被人從狗洞里揪出來,怎么也得換個花樣吧,哪能照抄照搬前輩的做法呢?從老鼠洞里出來不更有創意嗎?

      卡扎菲是完了,提醒一下CCTV和張召忠,別光顧替他叫魂、喊冤了,趕緊去挖掘下一個對象吧,中國那些孝子賢孫已經沒有磕頭的牌位了,他們急得都要拉褲子了。

相關閱讀

腾游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