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 網站地圖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主頁 > 軍事歷史 > >飛奪瀘定橋軍史誤傳:紅軍完全依靠爬鎖鏈過河

  • 飛奪瀘定橋軍史誤傳:紅軍完全依靠爬鎖鏈過河
  • 2014-03-30 10:33 未知 槍炮世界
  •   核心提示:瀘定橋共有十三根鐵索,九根鋪著木板作為橋面,兩邊各有兩根是護欄。有的回憶文章說:“敵人已經把橋板全部抽掉,只剩下寒光閃閃的十三根鐵鏈子了。”實際情況不是這樣。敵人為阻擋紅軍從瀘定橋上過河,確曾下令拆除橋板,但守橋的川軍是所謂“兩槍兵”,就是一支步槍,一支大煙槍,戰斗力很差,拆橋板的速度也極其緩慢。他們只拆除了一部分橋板,紅軍就趕到了。

      本文摘自:新華網,作者:李維民

      安順場原名紫打地,位于四川省西南部、大渡河中游,距石棉縣城10公里。19世紀60年代至20世紀30年代間,這里發生兩起中國近、現代史上的重大歷史事件:1863年5月,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率領的太平軍,在安順場遭清軍圍追堵截而全軍覆沒;72年后的1935年5月25日,中國工農紅軍一方面軍長征至安順場,由17勇士為先導的紅軍成功強渡大渡河,打破敵人的圍追堵截。

      強渡大渡河,是紅軍長征中一次具有重大戰略意義的行動,它打破了蔣介石妄圖讓紅軍“變成石達開第二”的夢想,開拓了紅一、四方面軍會師和紅軍北上的道路。長期以來,關于這一歷史事件,有不少親歷者、記者、作家和重訪長征路的人士,寫出許多生動的故事,使強渡大渡河這一歷史事件的記述更加豐富多彩,但是也出現了某些有違史實、添枝加葉或互相矛盾的差錯和訛傳。

      本文以50年前采訪強渡大渡河的親歷者所獲第一手史料為據,對一些失實和訛傳予以訂正和糾正,有助于還原歷史的真相——

      1957年人民解放軍建軍30周年前夕,我作為解放軍報記者,曾訪問了親歷強渡大渡河戰斗的楊得志上將、孫繼先中將、趙章成少將、李得才大校和多位參加過長征的紅軍指戰員。他們向我講述了紅軍強渡大渡河的具體經過。在1957年7月27日《解放軍報》上發表了我采寫的訪問記。值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到來之際,我翻出50年前的訪問記錄,同時參照部分第一手資料加以整理,并對某些差錯予以訂正,希望有助于還原這一歷史事件的真相。

      強渡大渡河的決策是怎樣做出的?

      過去,關于大渡河的電影和紀實作品中,存在著忽視集體領導,突出個人作用的傾向。實際情況是,遵義會議之后,黨中央(張聞天任總書記)汲取過去的經驗教訓,很注意發揮集體的智慧和作用,一切重大的軍事行動,都是經過集體研究決定的,不是個人可以指揮、調動一切的。過大渡河也是一樣。1935年5月12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按照遵義會議制定的在川西建立蘇區根據地的戰略方針,決定繼續北上,搶渡大渡河,到川西與四方面軍會合。17日(一說為18日),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負責同志,又在四川禮州附近的鐵坑開會,討論行軍路線,決定放棄對西昌的圍攻,取道冕寧過彝民區,到安順場搶渡大渡河。

      中央紅軍渡過金沙江后,經會理、德昌、瀘沽抵達大渡河畔安順場。這條路線與72年前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渡過金沙江后走的路線非常相似,而安順場一帶正是石達開全軍覆沒之地。

      在紅軍抵達大渡河前,蔣介石于5月中旬飛抵昆明,調動中央軍十余萬人,川軍五六萬人,部署在大渡河畔堵截紅軍,并致電各軍稱:“大渡河是太平天國石達開大軍覆滅之地,今共軍入此漢彝雜處、一線中通、江河阻隔、地形險要、給養困難的絕地,必步石軍覆轍,希各軍師長鼓勵所部建立殊勛”。而紅軍也以紅軍不是石達開,要強渡大渡河,為全軍開辟勝利的道路,動員和鼓勵指戰員。5月22日,《紅星報》在《強渡大渡河的宣傳鼓動工作》中提出,“要以極迅速、堅決、勇猛、果敢的行動”,迅速強渡大渡河,配合紅四方面軍,實現“赤化川西北,創造新蘇區”的戰略方針。

相關閱讀

腾游棋牌